苍穹之上

【obikin】【AO无差】We belong together。短段子一发完

Prof.Indigo_Alpha:

obikin病毒毒发快要身亡。自割腿肉充饥。




无剧情,无连续,纯粹脑洞小短段子,有了新脑洞可能往下继续。只看过电影的伪粉儿。




By:Prof_Alpha




***




Strength




安纳金冥冥之中总会感受到一种力量,那种力量像是初春仍旧结冰的溪流里,第一股流动的泉水,势如破竹般不可阻挡的在他的肉体与意识之中流窜,带给他前所未有的感觉。安纳金早在被奎刚发现之前,就始终能够感受到他汹涌而强大的原力,可他的原力又仿佛是缺了一角的镜子,时时刻刻都带给他一种不稳定、即将失控的恐慌。而这种不知名的力量就像是那块遗失的碎片,完美无缺的融入进他的灵魂之中,带给他平静与和煦,让他能够将自己放归于原力的指引之中。




安纳金在认识帕德梅之后,就不时能够感觉到这种力量的存在。帕德梅善良聪明,美丽勇敢,她就像是孩童稚子的时代,母亲在耳边讲的故事里的女主角。所以他本能性的追逐着帕德梅,就像是葵花始终跟随着太阳转动着硕大的花盘。自他稍谙人事之后,能够与帕德梅相爱便成了埋在他心中的一颗种子。这颗种子在往后漫长的岁月里逐渐生根发芽,直到帕德梅终于放下隔阂,对他倾吐爱意,终于生花结果。




所以安纳金安然的歆享着帕德梅的陪伴与厮守,他也时刻能够感受到,那种与他原力相互融合的不知名的力量,让他变得更加强大。




所以当帕尔帕庭向他撩拨起那个关于帕德梅死亡的梦境时,他感到深深地恐惧。他深爱帕德梅,也爱与帕德梅相识之后那种陪伴着他的力量。然而当他终于对着西迪厄斯俯首低眉,成为达斯·维达之后,在66密令下达之后,当有一个人因忽然的背叛而坠入深渊,险些丧命之后,安纳金忽然感受到那种与他灵魂相契合的力量被齐根斩断,他觉得自己也仿佛跌入了深邃幽暗的海水之中,暗淡的光线忽明忽灭,他像是被母亲羊水包裹的婴儿一般不得不选择沉睡。他恐慌,他狂躁,他不知所措。




那一刻他才想起,当还是孩子的他称赞帕德梅如天使一般美丽的时候,他生命中也多了另一个人的痕迹,那人那时还梳着垂在肩头的学徒辫,低眉顺眼的跟在师父身后,蓝绿色的眼睛波光流转,像是在黄沙漫天的塔图因,他从没见过的清澈的湖水。




那人这么多年来,一直静静的陪伴在他的身边。他们之间就像是灵魂的碎片落入了彼此的生命里,宿命一般的无从闪躲。




那是欧比旺,一直是欧比旺,也只能是欧比旺。




***




Flirting




说起看似漫不经心的擦枪走火,安纳金总是想起那一次。




分明是再寻常不过的训练日,欧比旺从身后握着安纳金的双手,教习他如何更加自如娴熟的使用光剑。他那时早就褪去了当年初见时低敛青涩的模样,似奎刚一般蓄起须发,逐渐有了绝地武士的姿态。他俯在安纳金耳边反复的说着动作的要领,双手带着安纳金引导着那荧蓝色的光辉移动。




安纳金现在想起那次,总觉得并不是他的错,要责怪也只能怪当初科洛桑燥热不已的天气,责怪训练室外飘进来的不知名的轻浮香气,责怪手中嗡嗡作响的光剑扰乱他本来就不够宁静的思绪;或许更应该责怪的是欧比旺在他脸颊上若有若无蹭过的金发,责怪握着他的那双手上因常年执剑摩擦出的薄茧,责怪他因为动作而不经意拂过他耳廓的嘴唇。责怪那种不知名的力量安稳而有力的流淌过周身,与他的原力相互吸引融合,却更深的撩拨起他内心呼之欲出的冲动。




安纳金只记得他转过头去,用唇猝不及防的撞上了欧比旺的温热的嘴角。那全然没有任何预示,更没有任何技巧。那甚至都不能够算作一个合格的亲吻。它更像是一种追随着身体本能的不由自主。安纳金用自己的唇摩擦着欧比旺,长年在绝地圣殿中的培训与成长,完全不曾开化启蒙过的欲望,所以他只知道那一瞬间他是渴求这样做的,而他却也不知道为什么,不知如何继续。




然而那个亲吻只持续了不过几秒,安纳金感觉到了那两片嘴唇的温度从他的感官中抽离出来,握着他的那双手也猛地一颤松了开来,光剑滚落到地上,欧比旺退开几步之距,蓝绿色的眼睛定定的望着他。安纳金只能做出平日里开玩笑的表情向欧比旺挥挥手,低头捡起光剑。于是欧比旺也笑了出来,走过来亲昵的揽过他的肩头。




安纳金想,在欧比旺的记忆里,这样一个吻或许只是他们师徒之间一次无伤大雅的玩笑,也许在欧比旺转身出门的时候,就已经把它抛在脑后了。




可他却一生难忘。




 




***




Braid




安纳金直到很多年之后,仍旧记得当年欧比旺亲手为他编学徒辫的场景。




他看着欧比旺一丝不苟的低着头,手指与他暗金色的发丝相互纠缠。他们靠的很近,欧比旺轻轻的呼吸声就落在他的耳边。科洛桑的阳光照在欧比旺的长袍上,散发出清香的皂角气息。他忍不住问他绝地长老们对训练他的决定为什么有了更改。而欧比旺只是抿紧了嘴唇不予回答。孩童时寄人篱下的奴隶生活,让安纳金早已学会沉默是金的生存法则。他便也住了口,不再发声。




直到欧比旺手中的发辫终于编入了最后一缕,直到安纳金觉得这个问题应该是欧比旺再也不会回答的秘密,欧比旺才抬起了头,蓝绿的眸子望进他的眼神,他一字一句的说,“安纳金,我会训练你,成为一位绝地武士。这是我对于奎刚师父的承诺,我不会食言。”




后来,安纳金终于完成了武士的试炼,那条曾经由欧比旺亲手为他编织的发辫,也被削下静静的躺在他的手心里。欧比旺微笑着给予了他一个鼓励的拥抱,他也伏在欧比旺的耳边,看似漫不经心的问他。




“当年通过试炼之后,你把自己的学徒辫送给了谁。”




欧比旺仍旧维持着拥抱着他的姿势,没有松开手臂。安纳金看不见他的脸,只是听到从背后传来欧比旺的声音,语气平淡如水,听不出任何情感。




“都是多少年前的事情了,可能是哪个好朋友,或者哪个星球上的姑娘,我早就不记得了。”




安纳金笑了笑,拍了拍欧比旺的肩膀,不留痕迹的逃离了这个拥抱。




安纳金是记得的,他记得当时深沉的夜幕,沉浸于悲伤中的人群,燃烧起的火焰,火焰中逐渐消逝的人影。他看到那个眼神固执的少年欧比旺,伸手将自己的学徒辫放在了奎刚的胸前,让它一同在一片火红中随风逝去。




安纳金一直是骄傲而自信的,他深知自己对于原力的天赋,他始终知道自己会成为世界中强大的存在。可他也知道,欧比旺和奎刚的过去就像是他生命里被偷走的那些年,他们之间的默契,他究其一生,都来不及参与。




一晃多年,时过境迁,他与欧比旺在漫天火海中相互厮杀,欧比旺斩去他的双腿转身离去,他任黑暗面的原力指引他在达斯·维达的道路上愈走愈远,都仿佛是一眨眼而过。直到后来的后来,他们再次狭路相逢,欧比旺已经不再是记忆里熟悉的样子,光剑下的针锋相对又像是重回当年,直到欧比旺放弃攻防,直到他的光剑再度落下。




安纳金拾起欧比旺的袍子和光剑,最后还是把它们和那条多年前想送又没送出去的学徒辫,一同放在一起。




就像是寄出了一封无人查收的无效信,吻了一个从来不属于自己的人。




Fin.




 




 

【X战警】【狼队】最佳人选(Logan/Scott,虎队有,ABO)(1~10)

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第一章
Logan发现这件事时已经太晚了,准确来说,是在Scott死后。
 他在湖边捡起红石英眼镜,在心底恍然大悟地对自己坦白他爱Scott,镭射眼,X战警的战斗队长,瘦子,他的情敌和挚友。
 这没什么,他告诉自己,金刚狼已经习惯了身边人的离开,或迟或早,所有人都会离开他的。
 他错了,这道伤没那么容易愈合,他所失去的也不止是爱情。
 信任,默契,竞争,欣赏,肾上腺素狂飙的心跳加速……再也没有一个人能同时给予他这些。
 他放逐自己继续流浪和缅怀,直到名为哨兵的机器人开始大肆杀戮,直到X教授和万磁王再次找上他。
 直到他得到了第二次机会。

“见到你真好,伙计。”他握着Scott的肩膀说。
 同时他在心里补充:你是我的了。
Charles震惊地看了他一眼。


 有些事永远都不会变,这个未来里的Scott和Jean依然是可爱的一对,愚蠢的金刚狼上蹿下跳地追逐着跟他一样同为Alpha的Jean,持续着每隔几天就被气急败坏的Beta战斗队长用镭射轰飞出去的进程。
Charles和Logan给彼此上了漫长的一节历史课。
 尾声时Logan长出了一口气,“这个未来还不错,哈?”
不需要读心能力Charles也能判断出来这句话里有至少50%的成分在宣示Logan的决心——关于那句“你是我的了”的决心。
“Logan,”他谨慎地开口,“我明白你的心情,但Scott……”
 “我要他,”Logan毫不掩饰地开口,反正在X教授面前,掩饰也没有任何意义,“你可以用你的能力读我,这是我的决定而不是一时兴起。”
Charles叹了口气,“你不明白,Scott,他的情况非常特殊,Jean可能是唯一适合他的人。”
Logan歪了歪头,金属骨节发出清脆的喀喀声,“读得再仔细点儿,Chuck,没什么能阻止我。”
Charles更长地叹了口气,给这次对话画上了句号。

 没多久整间X学院都惊悚地发现了金刚狼的转变——他依然围着那对可爱的情侣打转,散发着他的荷尔蒙和Alpha信息素,只是,从温和的调情变成了明目张胆的宣示主权。
“天啊他到底知不知道Jean也是个Alpha?”Bobby抱怨着,“他们两个都快要打起来了。”
受到影响的还有学院里大部分的学员——变种人由于基因上的优势,绝大部分都是Alpha,有少数的Beta和极稀少的Omega——具体到X学院呢,只有Rogue一个Omega,而她现在已被充斥了整个学院的Alpha信息素吓得不敢走出自己的卧室了。

 而Scott,那个对任何事情都很敏锐唯独在信息素方面接收不良的Beta,似乎也迟钝地错误理解了这些信号,以为Logan在加倍努力地追求Jean,于是他拉着Jean休了个七天的假——他们哪儿也没去,甚至没有走出卧室的门。
 最终当两个人带着满足而慵懒的笑容走出门时,几个胆大的学生在Logan身后吹起了口哨。
 而更敏锐的几个人,Charles、Hank、Ororo他们,互相交换了个忧心忡忡的眼神,沉默不语。

 金刚狼虽然拥有近乎无限的时间,但他从来不是耐心的那个。
 在Scott恢复工作的第一天,他就把他堵在了Danger Room里。
“我以为你对形势有更精准的判断力?”Logan缩短了两人之间的距离。
 战斗队长关掉了模拟场景,扬起了他顽固的下巴,“如果你指你睡了一觉起来就从愚蠢地追求Jean改成愚蠢地追求我的话,嗯,我对此有一定的判断。”

Logan感受到了,他全部跟性愉悦有关的激素都在全线飙高——没错他爱死这样的镭射眼了。


 


第二章
Scott拒绝了Logan,用在Danger Room里轰穿了他肩膀的方式。
 这也算在Logan预料之内,那个瘦子一向很顽固,并且在这个未来里,他还没有经历过Jean的死亡(以及之后伏在Logan怀里痛哭的部分)不是么。

 普通人类现在对变种人相对友善,万磁王带着他的手下收敛起了锋芒。和平似模似样,步履艰难却也平稳。
X战警们的任务也轻松得多了,主要包括寻找能力觉醒的变种人并把他们带回学院加以指导,最危险的部分也不过就是从极端人类手里解救变种人——那跟与哨兵作战比起来简直轻松得如同郊游。

 但Logan不曾忘却,他们曾那样绝望。
“战斗参数要再设高30%。”在Danger Room里,Logan指导着Scott设置与哨兵作战的模拟场景。
Scott嘴唇坚毅地抿成一条线,一脸凝重地重设了参数。
 在场景中配合模拟的Ororo被哨兵机器人的一道火柱击中,惨叫了一声示意中止训练。
“这太荒谬了,”她脱下训练服,“我读过哨兵的资料,设计初衷是获得变种人的能力,但机器人怎么可能达到这样的战斗力水平!即使有能力,它们在战场上也不会有媲美人类的判断力,实战毕竟不是模拟。”
 “哦,相信我,它们有的。”Logan声音干涩。
“我去试试。”Scott跳进了模拟场景。

 他比之前配合模拟的几个人撑得都要久,但结局几乎是不可避免的。
 三个哨兵将他围在了中间,更糟的是,在这场模拟里,它们都获得了镭射能力。
Logan在观察室里,没有意识到自己的钢爪已经弹了出来。
Scott的最后一道掩体被哨兵机器人用镭射轰平,烟尘弥漫,完全阻隔了他的视线——他看不见另一个机器人已经接近了他,眼中亮起了红光。
Logan遵从他的动物本能,在大脑思考之前冲进了练习室,一爪子撕开了挡路的机器人,扑倒了Scott。
 这简直蠢死了——等在观察室里的Ororo一边嘀咕着一边停止了模拟进程。

Logan压在Scott的身上,后知后觉地发现了自己的蠢。
“你挺重的。”Scott躺在他身下,冷静地指出。
“可我不想起来。”Logan索性压得更低了些,在Scott耳边说。
“离我男朋友远点。”Jean的警告在他脑里响起。

 幻影猫穿过墙然后石化在了原地,“哇哦——哇。”她说。
Scott给了Logan一膝盖然后翻身站起来,“什么事?”他气定神闲地问。
“有个人——变种人,在门口说要见Summers老师。”
大概是能力觉醒前来入学的新同伴,Danger Room里的三位老师都这么想着。
 但Kitty偏了偏头补充,“Bobby认为Logan老师也应该一起来,因为他说根据那个人的外表和能力,他判断那是Logan老师的哥哥,剑齿虎。”

Logan过于震惊而忽略了Scott脸上一闪而过的忡然变色。
“我马上过去。”Scott说。
Jean出现在了门口,“不行,你不能出去,这是教授的意思。”
 “他是来找我的,”Scott露出他著名的固执表情,“这个问题我来解决。”
Logan感觉自己被排除在外了——教授,Jean,Scott,他们共享着关于他哥哥的一个什么秘密。
“嘿,”他粗声开口,“你们是不是忘了你们在讨论的人是剑齿虎?没人记得要问问金刚狼的意见吗?”
死瘦子露出个恶劣的笑容,“事实上,没人。”


 


第三章
Victor得到了X学院最高规格的接待——Jean,Scott,Logan,Hank以及X教授本人把他带到了一间接待室里,Ororo驱散了一群好奇的孩子,贴心地为他们关上了门。
“好久不见啊老哥。”Logan首先开口招呼。
 剑齿虎一脸茫然地看着他,“所以我还有个弟弟?”
哦操,Logan愤愤地骂了一句,转向教授,“别跟我说他……”
教授点了点头,“自愈能力者标志性的失忆。”
还没等Logan想明白一个失忆的剑齿虎为什么要跑到X学院来找镭射眼,动物本能的剑齿虎已经不假思索地给出了回应——
他热切地望着Scott,“我们的孩子在哪里?”

Scott从听到剑齿虎的名字时就开始僵硬的身躯更加紧绷了起来,“没有孩子。”他冷硬地回答。
“可你是我的Omega!我记得你的脸和你的能力,也记得你怀了我的孩子!在电视上看到你我就找来了,虽然标记的时候可能不太愉快……”剑齿虎的声音戛然而止,眼神呆滞地望向前方。
“可能是脑部损伤引起的记忆混乱,”教授温和地说,“Hank,留下他,帮他做一下全面的检查。”
Scott向教授点了点头,走了出去,Jean紧紧追在他的后面。

 被遗忘的Logan站在角落里独自咀嚼着他所得到的信息——
Scott是个Omega;
Scott是被Victor标记了的Omega;
Scott是被Victor强行标记并受孕很可能还生了个孩子的Omega。

Logan一脚踹开门冲了出去。

 空气中并没有Scott的味道,但Jean的Alpha信息素浓烈得如同一整条高速公路上的路标。
 他们两个站在树丛后面,激烈地争吵着什么,Jean的信息素突然暴涨到让人难以忍受的程度,并双手捧住了Scott的脸颊。
“……教授会处理他的。”Logan听见Jean说。
 然后他们发现了他。
Jean肆无忌惮地用信息素向Logan发出“走开”的信号,“不要用你哥哥那错乱的记忆来烦Scott!”她在Logan的脑子里说。
“我是自愈能力者失忆症的专家,”Logan在脑里回答Jean,同时坚定地往前走了一步,“相信我,记忆错乱的机制不是那样的。”

 “Jean,”Scott出声干扰了他们,“没关系,我可以跟Logan谈谈。”
Jean不甘心地瞪了Logan一眼,收敛起锋芒快步走开了。

Logan走近了Scott,看着他因两名最强大的Alpha超高水平的信息素而潮红的脸颊、难以呼吸而微启的双唇,怀疑自己是怎样瞎了眼而没有发现他其实是一名Omega。
“收起你那个眼神,”Scott凶狠地瞪着他,“我不需要你的同情,也不会有一个小崽子跳出来抱着你的大腿叫叔叔。”
 “所以……那个,是真的?”
 “是,”Scott绷紧了下巴,“我被抓到那个岛上,剑齿虎强行标记了我。在你解救了那里的变种人之后,我跟随教授来到这里,手术切除了信息素腺体和生殖腔,从而去除了标记和见鬼的什么孩子——如果你担心的是X战警的队长会对某一个混蛋Alpha惟命是从,那么你可以放心,不会再有人能标记我了。”
 “铮”地一声,Logan的钢爪贴着Scott的皮肤刺穿了他的战斗服,把他钉在了身后的树干上。
“你他妈就是个喜欢自毁的混蛋……”Logan把头埋在Scott颈边呢喃着,“但我他妈就是,这么吃你这套。”
他吻了Scott。


 


第四章
Logan做好了被轰飞出去的准备,但是没有——
Scott不算热情,但实实在在是在回应着。
 这可是个惊喜,老狼一边这样想着一边得寸进尺地开始攻城略地,但,操。
 他体内的艾德曼合金起了一阵微妙的震颤。

 怎么看怎么欠扁的万磁王降落在草坪上,身边是即使没有变化成钻石形态也依然闪闪发光的白皇后Emma。
“他们来这里干什么?”Logan不满地嘟哝。
“是教授通知他们来的。”Scott飞快地恢复了他平时冷静古板的样子。

“老友。”教授迎了出来,而草坪上的孩子们一脸司空见惯的样子,并不对这个反社会分子的出现感到有任何不适。
Logan翻了个白眼——哈,虽然是同一个未来里发生的事情,但看来只有自己还记得万磁王把这个学院的历史老师用几十根钢筋扎穿丢进河底喽,谢谢你们。
 然后草坪上出现了很滑稽的一幕——白皇后和X教授互相盯着,沉默着。
“哦这些讨厌的心灵感应者。”万磁王厌烦地摇了摇头,“Emma,剑齿虎是你的了。”
白皇后露出个冰冷的无机质的笑容。

Logan停下了冲出去揍万磁王的脚步。
 唔,让他们带走剑齿虎也许是个不错的选择。至少Logan确定自己不会想在X学院里再次看到这个杀不死的哥哥。


Logan走进医务室的时候Hank戴着副耳机正在摇头晃脑。
“喂!”他在蓝毛面前摆了摆手。
 蓝毛苦着脸递给他另一副耳机,“相信我,”他大声嚷着,“你不会想听见剑齿虎在说什么的。”
Logan在迟疑的几秒内听见检查室里的剑齿虎大吼着“那个Omega你们可以带走但我的孩子在哪里!?”
他果断戴上了耳机。

 剑齿虎的胡言乱语在白皇后走进来的一瞬终结了。
 摘下耳机的Logan再次感叹心灵感应真是好用的能力。
 然后他突然想到,根据他看到的资料,Emma也曾经在那里,那个岛上。

“呃……”他挠挠头发,不知该怎么开口。
“你想知道岛上发生的事情?”白皇后的声音冷冰冰地滑进他的脑海。
“是。”
 “你不想伤害镭射眼所以想来问我?”声音更冷了。
“……”Logan不想回答但白皇后想必已经看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
“你就没想到过我可能也是个遭受过和镭射眼同样痛苦的Omega?”白皇后嘲讽地开口。
 这个可能性震惊了Logan——哦这其实很容易想到,他只是完全没有去想。

“难怪Stryker会选择你们兄弟作为他的种马Alpha,你们在遗传学上有三大优势——自愈能力,旺盛的荷尔蒙,和低水平的智商。”Emma毫不客气地评价道,“幸好你逃走了,如果当时标记我的是你,鉴于你是这么一个愚蠢的好人,我大概还真的要好好想想拿你怎么办才好。”
 “谢谢,”Logan表示,“那么你打算拿Victor怎么办?”
 “哦别管他了……”白皇后的声音突然变了一个风格,妖娆而惑人,“我看到了你的小心思,对Scott的……说真的有件事我得提醒你,切除了生殖腔的Omega没法获得Omega高潮,也没法给你Alpha高潮,心灵感应者可以通过能力弥补这一点,但你跟Scott可都不是……”
哦见鬼的Chuck——Logan突然明白了Charles那句“Jean可能是唯一适合他的人”是什么意思。
“那可,挺痛苦的,”白皇后说,“你要不要先跟我试试?”
 “不,谢谢。”Logan干巴巴地回答。


 


第五章
 万磁王和白皇后带着剑齿虎离开之后,Logan很是安静了一阵子——这对大部分人来说是个好消息,连X教授都松了口气。
 当然啦,他们都没有注意到Hank快要炸毛了。
“我是个Beta!”Hank一张蓝脸憋得发红,“Omega的发情期是什么感觉我怎么可能知道!”
Logan递过去一瓶啤酒,循循善诱,“我知道是你给瘦子做的手术,这么有职业道德的你,在不知道后果的情况下怎么可能动手呢?”
 “那你知不知道我的职业道德里还包括给患者保密?”Hank气咻咻地灌下一大口酒。
 在喝掉Logan带来的半箱酒之后他就忘了他的职业道德。
“是Scott自己要求一定要去除标记的,‘不计任何代价’……”Hank大着舌头模仿着Scott的语气,“我告诉他,跟Emma不同,他每年会有大概七天的发情期很难熬,他说他不在乎那个。”Hank挥了挥手,“疯子。”
 “他当然是那样的人,”Logan阴郁地点头,“一个控制狂怎么可能让别人拥有支配他的权力。”
 “幸运的是我们在他第二年的发情期之前就找到了Jean,一个拥有心灵感应能力的女Alpha,并且他们相爱了——简直是完美的一对。”Hank开始手舞足蹈。
 老狼的脸色更阴沉了。
“如果没有心灵感应者,他会怎样?”
 “会怎样?”Hank愉悦地打了个酒嗝,“他没法散发Omega信息素,因此也没法吸引Alpha,没法诱导Alpha同步进入发情期;此外呢,他也没有生殖腔,所以即使碰上了一个发情的Alpha也没法……嗯,你试试在高潮边缘挂着足足七天不能释放会怎样就知道了。”
Logan思考了很久,丢下Hank离开了。

“至少把我弄到床上躺着或者给我盖条毯子吧……”Hank不满地抱怨着,翻身起来给自己找了条毯子。
“你都告诉他了?”教授牌无线通讯响了起来。
“差不多,在你告诉我他所经历的另一个历史之后,我觉得他值得,”Hank借着酒醉露出个傻乎乎的笑容,“死得明白或者得到一个机会。”
教授沉默了好一会儿,时间长到让Hank开始感到不安。
“我做错了什么吗?”
 “没有,你做的很好,但是,”教授在思绪里轻笑了一声,“如果Jean想对你做什么,我是不会帮你的。”

Jean如果真的想做什么,那么毫无疑问,也是要对金刚狼做的。
 事情的起因是Rogue,哦那简直是一场灾难。
 由于她尴尬的能力,大部分情况下Charles不会给她安排接触普通人的工作,但女人嘛,总还要出门逛逛街购购物什么的。
 比Rogue的能力更尴尬的是,她还是个Omega,并且,虽然她有Bobby了,他们俩还没能想出办法完成标记。
 所以在一次Rogue和Kitty出门逛街的时候,几个普通人类Alpha被吸引了过来,在碰到Rogue裸露在外的脸颊时……对,这完全不出大家的意料。
 更多不明就里的人被惊动而围了过来,小范围地引起了一场针对变种人的骚动。
 最终是长了一张正直可信赖脸的Scott和足够有耐心的Ororo一起去解决了这个问题,把Rogue和Kitty接回了学院。
 然后Rogue哭着对Bobby说,标记或者分手。
 而Logan的错就在于,他在这个错误的时间路过了这对恋人。
Rogue认为让这个有自愈能力的Alpha来标记自己真是再正确不过了。


 


第六章
 那天晚上老狼裸着上身穿着宽松的睡裤一路怒吼着WTF从自己的卧室里冲出来,Bobby一道冰柱把他的火气上升到了一个新高度。
“管好你的……!”Logan一爪子挥碎冰柱,看着两边好奇地探出头来的学生们,总算是管住了自己的嘴。
Rogue还在他的卧室里痛哭流涕,他不能让她没法在学院待下去,毕竟她除了这里已经无处可去了。
Bobby看起来也是同样的想法,两个男性Alpha非常体贴地,为了在哭泣的女性Omega,控制住了自己的怒气。

Jean匆匆赶来,把自己和Rogue反锁在了Logan的卧室里,Logan恨恨地瞪了一眼房门,索性转身走了出去。
 走到车库的时候他意识到自己只穿着一条睡裤。
WTF!
 最终他郁郁地走到人工湖旁边,坐在凉爽的夜风里。

“忘记了什么东西?”一个忍着笑意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随着这个,一件带着些温度的外套砸在他背上。
“过来坐下。”Logan拉紧外套,头也不回地拍拍身边的地面。
Scott走了过来,在Logan旁边舒适地伸开他的长腿,“你得原谅她,Rogue很绝望。”
 “我也很绝望。”Logan刻薄地指出,“我才是受害者,你知道Alpha在梦中被一个摸上床的发情Omega惊醒是什么感觉吗?”
 “……挺享受的?”Scott歪头认真想了想。
 老狼挫败地叹了口气,“这发生过一次——在另一段历史里。有些事还真的永远都不会变。”
 “你尽力了。”Scott听起来还是忍着笑。
“想笑就笑吧,”Logan转过头盯着他,“你知道吗?在回到1973年的时候,我把我能记起的变种人和他们的大致经历都告诉了Chuck——冰人,幻影猫,小淘气……哦,还有闪烁。”
 “闪烁在中国负责招生,”Scott嘴角翘起个笑容,“她的能力很实用,顺便说下快银在非洲。”
 “科学的安排。”Logan评价,然后他静静地看着Scott,“我没有告诉他你的存在。”
 “怕我跟你抢Jean?”Scott开了个自作聪明的玩笑。
“我不知道怎样才能给你一个更好的未来。我的举动引起的改变是未知的,我不知道让教授带走你之后你会不会再次被Jean杀死,也不知道留你在人类学校你会不会有一个普通而快乐的人生……我不敢决定,我决定不了。”Logan的眼神里流露出黑暗的痛苦,“结果我还是搞砸了,我没有搞砸一切,但我搞砸了你。”

Scott沉默了一小会,护目镜把他的表情掩盖得很好。
“唔,”之后他开口,“你把酒藏在哪里?”
 “不,”Logan缓慢而坚定地摇头,“无论你接下来要说什么,我希望你是清醒的。”
Scott的脸可疑地有点发红——是的,尽管夜色正深,老狼相信他看到了。
“这说起来有点尴尬……”他说,“事实上,我每天都会在哨兵战斗场景里独自训练一个小时,每次的结果都很令人绝望。”
这听起来毫不令人意外,Scott就是这样的人,他会为一切极端情况做准备。
“躺在Danger Room的地板上,我想,太棒了,这是个没有哨兵的世界,我们只需要操心变种人孩子们和用啤酒瓶砸学校窗子的醉鬼和去他妈的发情期——没错,Logan,对我来说,这毫无疑问就是更好的未来。”

Logan再次跟自己确认,他他妈的爱死镭射眼了。


 


第七章
 结果提出分手的人是Jean。
“我有很多条理由,”红发的姑娘温婉地坐在咖啡厅里,“比如我能感觉到Logan在你心里的分量越来越重了,比如之前他追我的时候我其实也有动心……但其实最重要的,”她抿了一口咖啡,“我在说服Rogue的时候说服了自己。”
她从Scott眉毛角度的细微变化中读出了他的疑惑。
“可以吗?”她把手伸向Scott的前额。
“在我们聊完之前你都还是我的女朋友,当然可以。”Scott放松下来。


Jean走进Logan的房间时Rogue正伏在床上抽泣。
“你很爱Bobby,你清楚这一点。”Jean温和地爱抚着Rogue的肩背,试图让她平静下来。
Rogue翻身,眼圈红红地看着她,“我爱Bobby,但这太让人绝望了,我们甚至没法……”

Scott脑海中的场景有一瞬的模糊,Jean有点尴尬地对他说“哦我们把女孩子的私密话题跳过去吧”。

 下一个场景里Rogue靠着Jean的肩膀,Jean心平气和地对她说:“你不能用变种能力来选择自己的伴侣,那不是解决问题的方法。就像Alpha未必会跟Omega在一起,动物本能确实很重要,但我们总要有点其他东西才能区别于其他动物。”

 “呃,”Scott苦笑着抗议,“我以为我们之间是有些除了动物本能之外的东西的?”
 “当然有,”Jean承认,“我们是相当不错的一对。但这又回到了话题的开头——你对Logan有感觉,我也曾有过。能力不能决定我们是谁,你是镭射眼,但首先你是Scott——也许我们可以试试不同的选择。”

Scott对此没有异议,他不能欺骗自己更不能欺骗Jean说他对Logan没有感觉。
 反而是Jean有了一丝犹豫,“如果……我说如果,你熬不过去……”
 “我可以去找你吗?”Scott扶了扶护目镜,一本正经地问。
“我觉得Emma会愿意帮你。”Jean一本正经地回答。


 他们本来想低调处理这件事,但Jean从他们两个共用的房间里搬出来本身就已经说明了一切。
“倒不是说我之前不算在追你,”早餐时间,Logan靠在冰箱门上看着Scott,“我现在可以正式追你了吗?”
Warren一脸受不了地从他们旁边挤过,“麻烦你们注意场合。”
坐在餐桌旁的Darwin直接把耳朵进化没了。
“注意场合,金刚狼。”X战警的战斗队长严肃地警告擅自行动的队员。

 不得不说金刚狼从来没有这么听话过。
 他真的注意了场合。
“我不觉得我的卧室是合适的场合。”当晚Scott回到自己房间关上门转过身看见一条金刚狼趴在他床上时板着脸说。
“不知怎么我有预感我们的谈话会在这里结束,所以我觉得在这里开始也不错。”金刚狼恬不知耻地说。
 镭射眼把手放在了护目镜上。
“别动,”Logan以动物般的敏捷跳起来,握住了Scott的手腕,“我是真的有话要说。”
 “说。”Scott因Logan凑得太近的吐息而不自然地偏了偏头。
“我想到了我在1973年应该做的事,”Logan贴着Scott的耳朵低语,“我应该告诉Chuck,找到你,无论那时的我怎样混蛋也要把你交给我。”
Scott的手腕颤动了一下,Logan固执地不肯放松。
“我会教这个烦人的小鬼战斗,带他去飙车和打架。他会长成你这副一板一眼的死样子而我毫无疑问会爱上他——爱上你。在你17岁生日那天我会买一整箱的啤酒给你庆祝,然后咬着你的脖子标记你。”老狼低低地喘息着,语气难分遗憾抑或喜悦,“你看,我们离那个未来其实不算远。”
Scott用没被抓住的那只手松了松自己的衬衫领口,“那么,你是准备一整晚都在这里畅想那个没戏了的可能性,还是享受一下这个也没那么糟的现在?”



 


第八章
 结果老狼那不怎么靠谱的预感是对的,他们的谈话最终果然还是转移到了床上。
 那个让老狼肖想了很久、曾经一度以为再也无法拥有的镭射眼,正骑在他的腰上,不紧不慢地小幅度磨蹭着。
 简直让人冒火。
“你他妈就不能快点!”Logan不满地抱怨着,抓着Scott的头发把他拉下来,狠狠地吻他——一个充满占有和享用意味的吻。
Scott撑着Logan的胸肌(哦该死的他还顺便在上面划了个圈)拉开两人之间的距离,“不,”他舔了舔嘴唇,“我是你的队长,我说了算。”
他慢条斯理地解着扣子,Logan则双手抓着他的衬衫用“嘶”的一声完成了Scott原本预计花上十分钟完成的工作。
“我的队长,”Logan意味深长地强调了重音,“金刚狼可不是以服从命令而闻名的。”
然后他屈膝挺身,一个漂亮的翻转,把Scott摔进那张软得过分的床垫里——那让Scott小小地呻吟了一声,这声音无异于火上浇油,瞬间就让老狼心头那把痒痒的小火苗轰然燎原。
“Cyke,”Logan一爪子挥断了Scott的皮带,欲火烧得他嗓音喑哑,“我可顾不上温柔那套了,你忍着点儿。”


 【此处应有跪拜万能的屏蔽系统】


【随缘地址:http://www.movietvslash.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151101&page=1&authorid=130478




 两个人就这么乱七八糟地一起滚回了床上,Logan充满占有欲地收紧胳膊,而Scott颇为享受地呼出一口气,“跟我想象的差不多。”他承认,他修长的、跟Logan纠缠在一起的腿还在轻轻颤抖。
Logan傻笑了起来。
 两个人享受了一会儿宁静的爱抚和微颤,直到血液循环回到Logan的脑子,让他想起一个重要的问题——“你的发情期怎么办?”Logan问,“我该做些什么?”
Scott懒懒地翻了个身,“哦你用不着考虑那个,”他说,“上一次就在不久之前,下一次嘛,还要等差不多一年呢。”
Logan先是放下了心。
 然后突然弹了起来。
 镭射眼你这个彻头彻尾的混蛋!


 


第十章
 从Scott的床上下来之后Logan就没再跟他说过一句话。他不想表现得像个拔屌无情的混蛋,但这次是对方混蛋在先,他想自己有资格任性几天。
Scott有小小的惊愕,但他颇具风度地给两个人留出了冷静的空间。

Logan喝了三天闷酒,翘掉了所有他该去讲的课,在最后一天晚上醉醺醺地坐在车库外面,堵到骑着哈雷回来的队长,问:“到底是什么让你觉得我们长不了?”
Scott靠在摩托上,不太确定地看了看Logan,“你确定你要谈这个?”
 “在我这儿,这目前是优先级排在第一顺位的问题。”Logan挥了挥酒瓶,“因为我,用你的话来说,‘私生活一团乱’?”
Scott咧嘴笑了起来,说真的,这让Logan怒火中烧。
“不,不完全是你的问题。”敏锐地意识到Logan的怒气,Scott收起了笑容,“当然,也不完全是我的问题,希望你能注意到,有非常多的问题决定了我们没法建立一段长久的关系。”

Logan的脑筋被酒精搅得晕乎乎的,而且老实说,在清醒的时候他也没搞明白过镭射眼那过于复杂的小脑袋里都装了些什么。
——嘿,他这么快就找到了一个“问题”。
Logan伤感地看着Scott,有那么一会儿他衷心希望Scott是一个普通的Omega,这样他就可以什么都不用想地标记他让他一辈子听自己的话,但几秒钟之后他就在内心里给了自己一个耳光因为他没法想象一个不跟他唱反调的Scott。
 哦一辈子。
 老狼突然意识到他刚刚想到了一辈子,尽管Scott的一辈子也许只是他的一小段人生但他相当确认这不是插曲而是主旋律。


“我们就不能普通一点儿,就那么相爱,上上床,打打架?”Logan充满渴望地凝视着Scott柔软的双唇,他还记得它们为他分开,潮湿红润的样子。
 但现在它们紧紧地抿成一条线,昭示着顽固。
“我要去找Chuck来读读你那石头脑袋!”Logan愤愤地转身要走,踉踉跄跄地绊到了自己——然后跌倒在一个温暖而不那么柔软的怀里。
“我爱你,Logan。”Scott一向冷静沉稳的声音也难得地出现了一丝波动,“但我的人生中无法控制的东西已经够多了,你明白吗?”
Logan甩了甩脑袋,想起他所经历过的一次跟这差不多的谈话。

 大约是Jean对他说的,女孩子总会被坏男人吸引,但最终会回到好男人的身边结婚成家。
Scott爱他,爱得冷静而自私,不肯像他所渴望的那样奋不顾身,那双炙热的镭射眼下藏的是坚冰。
 他不能要求更多了,这就是Scott爱人的方式。
 变种人事业,Charles,X学院,孩子们……甚至任何一个普通而无辜的陌生人的利益,都高于Scott自己,更高于他卑微的爱情。
 他会让自己成为变种人世界里的一个定点,不允许自己做出任何一件无法控制的事。
 所以他放纵自己,主动邀请了Logan,把看起来并不长情的Logan作为自己的一剂脱敏药物。
 彻头彻尾的,混蛋。